中國軍隊硬氣從何而來?“硬骨頭六連”給出最燃的答案!

來源:  發表時間:2020-07-30 18:06   

又到一年“八一”節,

一説到中國軍隊、中國軍人,

我們就常常想到一個詞:

硬氣

還記得去年的國慶大閲兵嗎?

100面來自全軍各榮譽功勳部隊的

戰旗組成的戰旗方隊,

獵獵迎風、浩蕩開來。


就在這一面面戰旗中,

有一面顯得尤為特殊,

因為它屬於一支陸軍基層連隊

——“硬骨頭六連”

可不要小看這一支基層連隊,

他是分別被國防部和中央軍委授予榮譽稱號的連隊!

1998年抗洪時,

當“硬骨頭六連”的旗幟在大堤上一插,來自湖南、

湖北、江西等地曾經六連的兵,

不約而同地聚在六連的連旗下,

齊心協力戰洪魔!

△張永進 攝 來源:人民陸軍

中國軍隊憑什麼能這麼硬氣?

從戰爭中走來、在和平中淬鍊的“硬骨頭六連”,

用中國軍人最最“硬核”的鋼筋鐵骨,

給出了最好的答案!

 

3690人為國捐軀

六連的硬

是在戰場上打出來的!


1939年3月,

“六連”在河北雄縣正式成軍!

用刺刀、用鮮血、

用不服輸的硬骨頭精神,

打出了硬氣,

打出了霸氣!

1945年7月

在爺台山地區

六連官兵連隊臨危受命,

與敵人展開白刃戰,

在全連僅有35把刺刀的情況下,

殲敵70多人。

△油畫《血戰瓦子街》

1948年2月,西北野戰軍戰場,

在瓦子街戰鬥中,

六連在40多個小時裏,

打退敵人30多次進攻一步不退……

全連140人,

127名官兵血灑疆場,

鮮血染紅整個山頭……


在戰友相繼傷亡,

子彈、手榴彈打光的情況下,

剩下的13人身負重傷仍死守陣地,

25歲的劉四虎更是赤膊衝進敵羣,

一人拿着刺刀與10餘名敵人頑強拼殺一連刺死7個敵人,

直至失血過多昏倒在了戰壕裏。

△特級戰鬥英雄 劉四虎

後續部隊趕來後,

發現他手中那把刺刀已經拼彎了,

身上有11處重傷……


新中國成立後

六連先後完成剿匪反霸、抗美援朝、

搶險救災、施工生產等重大任務。


1964年1月22日,

國防部召開大會,

授予六連“硬骨頭六連”榮譽稱號!

在六連的連史館,

有兩樣鎮館之寶,

一件是劉四虎那把拼彎的刺刀,

還有一件,

是一封父親寫給8個月兒子的家書。


説是家書,

其實是時任六連副指導員謝關友

寫給兒子的遺書……

那年,連隊剛接到作戰任務時,

本來安排謝關友留守。

可他瞞着妻子,扛起鋼槍,

堅持要去最危險的一線。

戰鬥中,他不顧敵人如雨般的轟炸,

用自己的血肉,

給六連的戰友們鋪上了回家的路。


忽然,一發炮彈落在了他的身旁,

帶走了他的生命。

英雄們犧牲後,

從他們遺物中找到的一封封家書至今讀來仍然催人淚下!

駿駿:

我可愛的兒子!

今天是你誕生整8個月。在8個月前的今天,晚8點55分,你從媽媽的肚子裏剖出,到目前為止你還不能叫我一聲“爸爸”。今天,爸爸是在前線給你寫這封遺書的,因為爸爸的部隊奉命令前來參戰,打擊敵人,為了怕你媽媽傷心和痛苦,我騙了她,到現在還沒有告訴她,我上了戰場……

駿駿,為什麼今天爸爸要給你留遺言,這並不是爸爸怕死,而是因為戰爭是殘酷的。如果爸爸為國獻身了,那你再也見不到爸爸了。

要知道我是多麼地想念你,我想有必要給你留上幾句:如果爸爸犧牲了,以後當你看到這個本子的時候,你就會知道爸爸是為了保衞邊疆、保衞祖國而犧牲的,你應該感到光榮、自豪。你一定要繼承爸爸的遺志,聽黨的話、做爸爸媽媽的好孩子。

我可愛的駿駿:當你懂事後,或能看懂爸爸給你寫的最後一封信時,你千萬不要難過。從內心講,爸爸是很對不起你的,使你從小就沒有得到父愛。要知道,爸爸是多麼的想你……

小駿駿,我的寶貝兒子,永別了,你長大後,一定要好好的生活,記住爸爸的話,並要好好照顧老人和媽媽。別忘了你是革命烈士的兒子,不要做出有損於黨和人民的事,這一點,我是絕對相信自己的骨肉的。

最後,讓我好好地(在你的照片上)親親你的臉,緊緊地抱你……

——你的爸爸 謝關友


為什麼六連的戰士們,

為什麼中國的軍人們,

能夠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血肉之軀

誓死保衞陣地,

誓死守衞祖國!

因為他們愛腳下的土地,

更愛這片土地上的人民!


1985年6月,中央軍委授予

他們“英雄硬六連”榮譽稱號。


然而,我們不能忘記的是,

這樣赫赫戰功背後,

是六連3690人血灑疆場,

為國捐軀。

 

能戰方能止戰

六連的硬

是在訓練場上拼出來的!


進入新時代,

誕生於戰火硝煙、在槍林彈雨中洗禮的

六連官兵深深懂得:

能戰方能止戰,

準備打才可能不必打!

今天,面對轉型的挑戰,

六連官兵們更深深明白:

成績和榮譽屬於過去,

唯有苦練打贏本領,才能再次揚威沙場。


在新時代的強軍路上,

他們揮灑汗水、砥礪前行!

為的就是兑現立下的錚錚誓言:


頭可斷,血可流,

也要把人民和國家保護好!

將軍金甲夜不脱,

半夜行軍戈相撥。


戰爭時期,六連的硬,

靠真刀真槍打出來、殺出來,

和平年代,六連的硬,

在訓練場上練出來!

在比賽場上拼出來!

2017年,在一次比賽中,

五班戰士張亞秋,

一口氣拉了265個單槓的“卷身上”,

手心磨掉了11塊皮,

一直堅持到破了連隊紀錄!

△六連戰士唐雄


3000米戰鬥體能比拼,

唐雄為了能解放雙手發力,

更快地通過低樁鐵絲網,

他硬是用牙咬着步槍的上護蓋匍匐前進,

最終贏得勝利。


戰士劉磊帶病堅持參加考核,

做單槓時嘴部重重地磕在單槓上,

腥鹹的鮮血一下溢滿了口腔。

但他始終咬緊牙關,

直到取得優秀成績現場考官感慨地説:

“六連的戰士真是硬骨頭!”


四班班長王冬林,

入伍7年,熟練掌握了20餘種武器,

2018年8月,他在國際軍事比賽中不斷挑戰身體極限,

最終勇奪單項第一、團體第三,

在國際賽場展現硬骨雄風。


還有“硬骨頭六連”的“硬連長”趙松,

2018年,在一次繩索攀爬訓練中他不慎從五米高的繩上跌落手腕骨折,被植入鋼釘。

△武裝越野考核中的趙松 來源:人民陸軍

石膏剛拆他就制定科學計劃,

開始恢復訓練,

在身上掛着啞鈴練,

5公斤、10公斤……

直至每天完成100個30公斤槓鈴訓練,

憑着一股韌勁,

硬是在全旅第一個通過軍事體育“特三級”考核。

他説:“作為主官,只要一馬當先,戰士們定會一往無前!”

2017年6月,

連隊聽令從駐防42年的浙江杭州,

移防千里之外的嶺南鄉村。


黨旗所指,戰旗所向。

全連官兵打起揹包就出發,

放下揹包就訓練,

圓滿完成移防任務。


“扛着紅旗進嶺南,

進了嶺南扛紅旗。”

正是因為六連官兵們發揚

“戰鬥作風硬、軍事技術硬、

戰備思想硬、軍政紀律硬”的

優良傳統作風,

首次參加集團軍“嶺南尖兵”比武,

“硬骨頭六連”就拿到第一。

3年來,他們在集團軍以上比武競賽中

有16人次摘金奪銀,

19人次打破旅紀錄。

在“硬骨頭六連”,

從指導員到每一個戰士,

都在以更高更嚴格的標準要求着自己。

如果説訓練就是六連的日常,

戰備就是六連的基因,

那麼實戰演習就是對訓練、對戰備最好的檢驗。


空中戰鷹呼嘯,

海上戰車穿梭,岸上炮火轟鳴……

為適應未來兩棲作戰需要

這個夏天,第74集團軍某旅

“硬骨頭六連”

同步展開陸地海上各專業訓練!


一個人就是一座山峯,

一支連隊就是一道長城。

81年風雨征程,

一代代英雄硬六連官兵賡續接力:


他們從拼刺刀的傳統步兵,

向機械化信息化步兵跨越;

從騾馬、摩托到

駕駛着新型的兩棲步戰車劈波斬浪;

從單一的地面作戰,

向陸地海上兩棲作戰跨越,

今天的“硬骨頭六連”正與時代接軌。

今天,我們之所以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國家,

就是因為這一支支硬骨頭連隊、一個個共和國鋼鐵戰士們,

枕戈待旦,

替我們守望和平!

 

走進六連門

永為六連人

血染的戰旗永不倒!


81年過去了,

"硬骨頭六連"還是劉四虎那把寧死也不退的刺刀;

81年過去了,

六連那些曾經的英雄們,

雖然已經褪下軍裝、不再年輕,

但他們仍然還是六連的“硬骨頭”。


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的石守德老人,

是“硬骨頭六連”第19任指導員。

説起70年前的烽煙炮火,

90歲的老人硬氣不減當年,

他鏗鏘有力地説:

我們志願軍戰士入朝參戰的目的就是要打敗美國侵略者。


走進六連門,永是六連人!

六連的兵,

不論何時何地、不管身在何處,

不論是青春少年、還是耄耋老人,

一生帶着六連的魂。

説到自己是新一代的六連人,

戰士徐銘銘突然紅了眼圈,

他説:每當我很專注地去看這面旗幟的時候,

就會有感而發,

眼睛的淚水就不停往外流。


每當這個時候,

徐銘銘的心裏就只有一個想法:

用更多的勝利、更多的榮譽讓更多的人知道,

解放軍隊伍裏有一個這麼硬的連隊,

它叫“硬骨頭六連”。

鐵心跟黨聽指揮,

萬難不屈硬骨頭!


從河北雄縣成軍至今,

這支血火鑄就的英雄連隊,

歷經81載歲月洗禮,

161次戰鬥,

每一次勝利都是一部傳奇,

數不盡的英模人物,

每一個人都是一座豐碑。


2020年1月18日習近平主席給“硬骨頭六連”全體官兵回信,

勉勵他們牢記強軍目標,

傳承紅色基因,苦練打贏本領,

把硬骨頭精神發揚光大,

把連隊建設得更加堅強。


2020年7月29日,

中共中央宣傳部決定授予“硬骨頭六連”時代楷模稱號,

號召全社會向他們學習!

今天,六連的官兵們手捧榮譽站在《時代楷模發佈廳》的舞台上,就已經回答了一個命題:


81年過去了,

為什麼“硬骨頭六連”鋼刀不捲刃、戰旗不褪色?


那是因為一代代英雄

用鮮血和生命鑄就的軍魂,

早已經鑄造進鋼刀裏,

浸染到戰旗裏,

流淌在一代代中國軍人的血液裏。

無論何時何地,

為了國家和人民,

他們劍鋒所指,所向披靡。

一頂軍帽,頂着祖國的重託;

一杆鋼槍,挑着人民的希望;

一身綠軍裝,裹着鋼鐵長城般的血肉身軀!


今天,讓我們向最可愛的人!

敬 禮!

(責任編輯: 吳惠英  二審:徐鈴靜  三審:寧園 )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