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會葵藝代表性傳承人餘惠雲願沐葵風逐新夏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07-08 11:10
餘惠雲在烙火畫扇。
擺放在新會葵博園的大型葵藝作品——《葵燈》。
葵工藝品——葵籃。
烙畫葵扇前先畫個初稿。
掃掃二維碼 看新聞視頻
新會葵博園裏的曬葵雕塑。

    6月的夏日,燦若烈火,陽光正好,新會區葵博園裏靜悄悄一片,彷彿還沉浸在暖春的舒適裏。這裏沒有夏日的粘膩煩悶,臉龐上拂過清爽的風,滿眼都是青翠的綠。園裏的葵樹隨風擺動着葵葉,吹落一地斑駁的綠葵疏影。

    葵不但紮根在新會的土地上,更是曾深深紮根在新會人的心中。在新會,或許很難再找到哪一個行業能與葵藝一樣,勾起老一代新會人的回憶。

    作為土生土長的“90後”新會人,新會高級技工學校工藝美術教師、新會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新會葵藝代表性傳承人餘惠雲更是對葵藝有着特別的感情:“新會葵藝是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藴含着千年地方文化的精神特質,是一種活態的歷史文化遺產。”

    自小結緣

    她將興趣變為熱愛的事業

    新會四季分明,土地肥沃,氣候温暖濕潤,非常適合蒲葵生長。據史料記載,自晉代,新會就有葵製品行業及葵類製品貿易,距今已有1600多年曆史。由於新會產的蒲葵葉大而不開裂,心蒂圓正,骨格細勻,色澤光潔,體質輕盈,因此更便於能工巧匠們在扇面繪圖、描畫、烙詩等,增添了藝術美感的葵扇顯得特別高雅而廣受文人雅士的熱愛,新會也獲得“葵城”美譽。

    “新會葵藝最受歡迎的時候,整個新會有30多個葵藝廠,家家會做葵扇,隨處可見葵樹。”時光回溯到20多年前,6月正是收葵季節,也是家家户户忙着做葵扇的日子。小時候餘惠雲家人承包了整片葵林,那時除了幫大人收葵葉,其他時間經常跟小夥伴在葵林裏玩耍,碩大的葵葉成為他們最好的玩具,這也是餘惠雲與葵最初的邂逅。

    從小與葵樹結伴成長的餘惠雲,心裏一直保留着一份對葵的深深的情感。“葵藝是新會的一張名片,我覺得作為新會人,就應該瞭解葵藝的歷史文化,更應該掌握製作葵藝的基本技能。”為了更好地傳播新會葵藝,餘惠雲成為新會高級技工學校葵藝專業的首批學生,從興趣變為熱愛,餘惠雲畢業後選擇留校擔任葵藝專業教師。為快速成長為葵藝傳承人,餘惠雲在求學路上孜孜不倦,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學習書法、繪畫、葵工藝技法。

    偌大的葵博園展廳內鴉雀無聲,餘惠雲手持特製的電熱筆,在薄如紙的半透明玻璃葵扇面上一絲不苟地烙畫勾勒出一條條焦黃色的線條,燒得通紅的銅筆尖所烙之處,冒起絲絲輕煙。隨着火筆的不斷遊走,雪白的葵扇表面逐漸顯露出一幅明暗分明、立體透視的中國山水畫,讓人看得直呼大開眼界。

    “葵藝品製作過程繁瑣細緻,從採葵到製成工藝品,要歷經剪、曬、焙、削、漂染、合、編織、勾花或嵌花、印花、繡花等近20道工序。”餘惠雲表示,葵藝是一項非常需要耐心和細心的工作,往往入門都需要三年時間,精通掌握更難。在葵博園的展覽室裏,有一幅長7.5米的大型葵貼烙畫《清明上河圖》,這幅畫前後花了1年多時間才完工,整幅烙畫分成郊野、河、街市三大部分,畫中共有700多位形態各異、惟妙惟肖的人物,再現了清明時期北宋都城的繁華景象,也展示着新會葵藝的魅力。“烙好《清明上河圖》不容易,一是在葵葉的選擇上,要選擇顏色、厚薄一致的才行,還要處理好曬、剪、焙、焗等工藝;二是烙的時候,葵葉上沒有底稿,一筆出錯,可能整幅畫就要重做。”餘惠雲説。

    挖掘潛能

    力促葵藝創新與發展

    隨着時代變遷,工業品逐漸取代葵製品,葵製品需求和銷售量日漸式微,葵藝也開始慢慢轉型尋找出路。

    2006年,新會葵藝被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8年又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葵類產品的一些實用功能雖然被其他產品替代,但作為文化遺產,其地位依舊無可撼動。”這些年來,餘惠雲一直在挖掘葵藝的潛能,希望能走出另一條道路。

    在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上,一幅名為《葵風映粵》的作品驚豔亮相,吸引了眾多來自海內外客商的目光。“作品採用棕櫚科蒲葵葉片作為原材料,使用了葵葉編織、火筆烙畫、手工葵花等獨特技藝製作,整體造型為一樽葵葉編織的花瓶中插了五把火畫葵扇,葵扇上手工烙畫了五羊雕像、世界文化遺產開平碉樓、巴金筆下聞名世界的小鳥天堂等廣東特色元素。”餘惠雲介紹,作品背景採用編織、手工葵花手法將葵葉“變身”為木棉、百合、芙蓉等六種“花”,整幅作品畫面色澤素雅清新、濃淡相宜。

    “在以往的葵藝作品中,扇子是最常見的表現方式,在這一作品中我們採用了一種新的表現方式,以葵為材料製作出花、花瓶等多種形態,讓大家可以看到葵藝並非僅僅是一把扇子,而是有着很多藝術上的可能性。”餘惠雲希望通過這次面向世界的展示會,使葵藝的千年風韻以新的形象再次投向世界。

    此外,餘惠雲一直致力於葵藝的創新與發展,“傳承不代表一味守舊,我們需要順應時代的變化,讓葵藝變出‘新花樣’。”她的創作裏也出現越來越多的新元素,如中式屏風、包箱、傢俱陳列品、禮服、陳皮包裝設計等系列葵藝創新作品,涵蓋了葵與線、葵與皮、葵與布、葵與陳皮的結合,增強了葵藝作品的實用性,讓綿延千年的古老葵藝有了不一樣的味道,帶來了新生機,廣受好評。

    築夢前行

    希望葵藝一直傳承下去

    從小與葵為伴,這也讓餘惠雲對葵藝近年的發展顯得更為敏感。“和以前成片成片的葵林相比,現在葵林面積已經大幅減少。”同時,最令餘惠雲擔憂的是葵藝傳承,不少葵藝師傅選擇轉行,目前新會全職從事葵藝的僅有十來個人。“做葵藝作品需要經常彎腰、低頭,時間長了很容易腰肩背痠痛,很多上了年紀的葵藝師傅也漸漸不做了。”她説。多年從事葵藝創作的經歷讓餘惠雲認識到,傳承並不只是堅持現狀、創新,還要從文化層面,通過各種平台、資源、途徑影響更多人。

    2018年10月,餘惠雲創辦了葵匠文化傳播中心,正式入駐葵博園,並擔任傳承工作,開設葵藝系統培訓;除了在新會高級技工學校授課外,還多次舉辦公益課程,走進大鰲、崖門等鎮(街),推進葵藝教學下鄉貧困幫扶活動,讓農村貧困户、學生接觸葵藝,提高他們動手和溝通能力。“學生們對葵藝的興趣很濃,我也希望能夠通過這種方式讓學生接觸葵藝,瞭解葵藝文化,將這門技藝一直傳承下去。”餘惠雲介紹,從2018年至今,共有3萬多名學生接觸、體驗到了葵藝的魅力,其中有幾十人更是長期堅持進行葵藝學習。

    “我的夢想就是希望葵藝一直傳承下去,我願意為了實現這個夢想而不斷努力奮鬥,我堅信葵藝是我們需要的優秀文化,肯定葵藝、珍惜葵藝,是增強文化自信的一種表現。”餘惠雲説。她還坦言,自己正不斷嘗試葵藝與其他要素的跨界融合,讓葵藝走入更多人的生活,煥發葵藝文化的生命力。

    傳統文化的希望仍在發芽,正是餘惠雲和其他葵藝人一直默默堅守着這份傳統技藝,葵藝又悄悄出現在這片曾經輝煌過的土地上。而這一次的出現,它已經變幻了身影,不再是日常用品,而將成為一種對久遠的記憶和呼喚重生的藝術。

    策劃/葉桃

    統籌/王平強 王建華

    文/朱磊磊

    圖/林立竣 朱磊磊

    視頻/林立竣

(責任編輯:李萬兵 )

蓬江區文化館:讓文化藝術觸 ...

    一直以來,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讓市民熱鬧之餘,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閒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