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樂龍舟製作工匠區焯賢堅守58年
船橈蕩起美好希望 龍舟延續百年鄉情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06-14 08:52

禮樂龍舟競渡是極富羣眾基礎的傳統體育競技活動。

禮樂龍舟競渡是極富羣眾基礎的傳統體育競技活動。

區焯賢對龍舟進行打磨。

區焯賢對龍舟進行打磨。

區焯賢退休至今已打造了上百個龍舟工藝品。

區焯賢退休至今已打造了上百個龍舟工藝品。

掃掃二維碼

掃掃二維碼 看新聞視頻

    禮樂河畔,兩行高大的落羽杉鬱鬱葱葱,河面在陽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岸邊靜靜停靠着幾條小舟,三兩漁民悠閒地坐在船上垂釣。

    位於禮樂河畔的二星宮聯捷坊龍舟基地,在幾棵落羽杉的廕庇下顯得很是狹小。基地裏擺放着四條已經成型的龍舟,黃褐色的船身打磨得十分光滑,略有光澤,旁邊堆滿了大鋸、錐仔、手拉鑽、鋸銼等各式工具。

    小小基地佈置簡陋,卻是區焯賢的天地。

    作為江門市非物質文化遺傳承人,著名禮樂龍舟製作工匠區焯賢自小摯愛龍舟,16歲便進入新會船廠學習龍舟製作,現年74歲、頭髮花白的他仍然在堅持打造龍舟,其造出的每一條龍舟在各項大賽中均獲得好成績,得到各坊龍舟扒手的廣泛好評。“出不出名不重要,主要是要留住龍舟裏的鄉情。”區焯賢説。

    策劃/葉桃

    統籌/王平強 王建華

    文/圖 張葉青 郭永樂

    視頻拍攝/郭永樂 後期製作/張葉青

    耳濡目染

    立志做一名出色的龍舟師傅

    禮樂屬沖積平原,河涌縱橫,域內禮樂河、張圍河、丘鎮湧、中心河、三夾海、三多裏湧、二星宮河等大小河涌狀如蛛網,田園與田園之間,村落之間,都有河涌相隔。歷史上,鄉民們到田間耕作、走家串户、外出謀生都要靠划船出行,那時的禮樂無橋、無渡,無舟不通行。

    獨特的水鄉環境,慢慢催生了“禮樂龍舟競渡”這種極富羣眾基礎的傳統體育競技活動。據史料記載,禮樂龍舟競渡起源於清朝康熙十五年(1676年),至今已有300多年曆史,2007年禮樂龍舟被列入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禮樂龍舟競賽活動有“扒(劃)節龍”(每年端午節的友誼賽)、“出大標”(每三年一次的大獎賽)和到外地參賽三種形式,其中“出大標”規模最大,最富地方民俗文化特色。每屆“出大標”競賽定在農曆八月秋涼時分舉行,屆時8條大龍舟齊聚,每條龍舟配備扒丁、鼓手、鑼手等共70多人,參賽人數近600人,觀眾多的時候可達十萬人,是南粵大地的一道奇觀,萬眾參與、百舸爭流,蔚為壯觀。

    “小的時候,每次‘出大標’,天還沒亮,我就會去河道邊搶佔好位置。”區焯賢説起少時看龍舟大賽的場景,滿眼是光,“那時候幾乎所有鄉親都會去看,村裏還邀請本地籍的海外華僑回來觀看,再加上外地慕名而來的遊客,整個河岸邊裏三層外三層都是人”。

    “出大標”的賽道起點在夾櫓(今禮樂大矯),終點在江門造紙廠湧口(即第一湧口),全長5000米,比賽採取折返的形式,共10個來回,賽程18.7公里。“鞭炮聲噼裏啪啦,岸上的加油吶喊聲此起彼伏,扒丁們划槳聲‘刷刷刷’,那叫一個熱鬧。”區焯賢説,“比賽全程要三四個小時,我卻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

    區焯賢對龍舟的痴迷,促使他自小就喜歡研究各式木匠工藝。少時,家裏祖父輩都是種地的,沒有人可以教他做龍舟,他就自己找幾塊木板隨便拼着玩。“我們那個時候,不像現在的小孩子,喜歡的玩具都能買到,我們自己喜歡什麼,就只能自己動腦筋、自己去鑽研。”區焯賢説,“大概七八歲的時候,我搞了兩塊木板隨意拼接成一條小船,放在水裏竟然就能劃了”。

    在耳濡目染下,區焯賢立志要做一名出色的龍舟師傅。16歲時,他來到了新會船廠做木工學徒,開始了專業的龍舟製作學習。

    刻苦好學

    鑽研龍舟製作技藝成績斐然

    在競爭激烈的龍舟競渡中,有一條出色的龍舟是各村獲得榮譽的基礎保證,也是各龍舟扒手人身安全以及龍舟競渡活動的安全保障。鼎盛時期,禮樂曾有9條大龍舟,至今還存有8條,其中聯捷坊的“桃果紅”龍舟,就出自區焯賢之手。

    憑藉着自己的天賦,再加上刻苦好學,區焯賢進入新會船廠僅半年就能獨立打造龍舟了,他驕傲地告訴記者:“別的學徒至少要學三四年才能獨立打造龍舟,我在船廠三四年就被評為四級師傅,很多人幹了十年才是三級師傅。”

    龍舟的製作過程很繁瑣,工序複雜,要求嚴格。“選材、起底、起水、打水平、轉水、做大旁、上桐油灰、刨光、安裝龍頭和龍尾等各個環節全是手工完成,關鍵要靠造龍舟師傅的經驗,特別是眼力,所以俗話有‘方、平、圓、直,一眼睇掂’之説。”區焯賢介紹。

    在二星宮聯捷坊龍舟基地裏,區焯賢一刻不閒,邊和記者説話,邊對龍舟進行打磨。“細節決定成敗,別看打磨的環節很簡單,但卻藏着深深的學問,龍舟打磨得好,不僅外觀漂亮,而且能減少水的阻力,使龍舟劃得更快。”他説。

    龍舟打造的每個環節技巧不同,各有側重。“接龍骨最為關鍵,龍骨木頭不能短於15米,而且必須是整根的,按照底骨三件板兩個掌口駁接而成,這個接口不能太緊也不能太鬆,太鬆了龍舟不夠牢固,太緊了影響龍舟活性。”區師傅説。

    區焯賢造了一輩子龍舟,對每一條龍舟都有深厚的感情,他帶着記者來到龍舟基地旁,“看望”和自己相伴了四十多年的老夥計——“桃果紅”,龍舟長35米,雖然飽經歲月滄桑,船身卻依然光滑如初。區焯賢撫摸着船身,告訴記者:“這條龍舟對我來説意義非常,自1978年參賽來,它奪得了多場大賽的冠軍,獲得‘二龍比翼’‘飛龍逐冠’‘一龍齊冠’‘三躍龍門’等多個牌匾。”

    凝聚鄉情

    打造逾百個龍舟工藝品

    退休之後,區焯賢並沒有閒下來,聯捷坊的龍舟維護還全靠他,其他地方造龍舟也會請他去當技術顧問,也偶爾有外地老闆找他訂製龍舟。

    禮樂龍舟賽事舉行的所有經費全靠民間自籌,每條大龍舟打造成本在40萬元左右,而每條大龍舟的使用週期長達數十年,但近年來禮樂龍舟打造的市場逐漸萎縮。

    “我年輕的時候,造龍舟是一個很吃香的手藝活,你會這麼一個手藝,一不愁沒飯吃,二不怕娶不到老婆,像我這個年紀的很多禮樂人都會造龍舟,但是現在基本沒人做了。因為造龍舟成本太高了,又賺不了幾個錢,沒有年輕人願意學這個。”區焯賢蹲在龍舟旁有些失落。

    造不了大龍舟,那就造“小龍舟”。閒暇之餘,區焯賢便開始製作龍舟工藝品,按照傳統龍舟一模一樣的工序、結構、技藝特點等,按比例縮小造“小龍舟”,小的只有幾十釐米,最大的也只有三米五長。龍舟雖小,龍頭、踏板、鑼鼓、船梢、船橈、坊牌等器件卻一樣不少。小小的龍舟線條流暢,船身光滑,龍頭高翹,造型威武。

    區焯賢説,退休至今,他已打造了逾百個龍舟工藝品,“每個‘小龍舟’打造需要十天左右,看着自己花費心血造出來的龍舟,心裏總會覺得特別踏實,希望小小的龍舟能流傳到更多的地方,讓更多的人認識、瞭解禮樂龍舟。”他説。

    在禮樂龍舟競渡廣泛開展的今天,它已成為活躍鄉民文體生活、以龍會友、招商引資、聯繫外界的紐帶。“龍舟打造技藝並不是什麼祕密武器,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來找我學做龍舟,我一定盡心教。”區焯賢説,禮樂龍舟不僅承載着自己的夢想,更承載着“愛國愛鄉、團結拼搏、和諧進取”的禮樂精神,希望這種精神能恆久流傳,激發禮樂人民創造更加美好的生活。

(責任編輯:吳惠英 )

蓬江區文化館:讓文化藝術觸 ...

    一直以來,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讓市民熱鬧之餘,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閒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