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藝人李發規一雙慧眼愛美心 妙手點木亦成“金”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04-22 10:13

原本要做一個花架的樹根被李發規做成了觀音像。

李發規在一根似龍的樹根上雕琢龍頭。
掃掃二維碼 看新聞視頻

根藝作品《盪鞦韆的頑猴》。

    一千個人眼中,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塊樹根又何嘗不是如此?在農人眼中,它或許是當柴火的好材料;在木工眼中,它可能是做傢俱的好腳料;而在根藝人眼中,它就是騰空的飛馬、調皮的頑猴、憨厚的河馬……

    “一隻猴子盪鞦韆,嘲笑鱷魚被水淹,鱷魚來了鱷魚來了,嗷嗷嗷……”江海區外海街道居民李發規家屋前檐下一隻正在盪鞦韆的調皮“小猴子”,把我們的思緒帶回童年記憶中那首耳熟能詳的兒歌《猴子盪鞦韆》。

    這隻“小猴子”,正是根藝人李發規從村民屋前的柴堆裏“撿”回來加工成的根藝作品。“看到這塊被丟棄在柴堆中的樹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它是我正在尋覓的猴子。”他説,“就是那種‘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

    20多年來,李發規一直在柴堆、花場、路旁尋覓着調皮的“猴子”、騰空的“飛馬”、可愛的“小狗”……多年的堅持,使他成為遠近聞名的根藝人,也從中不斷領悟人生。

    結緣

    老“票友”愛上根藝

    二十餘載打磨精品

    走進李發規的獨門小院,記者發現,院子不大,卻佈置得精巧別緻:一側是開放式的小書屋,書櫃上整齊地擺放着各類書籍,一個茶几,一把椅子,茶几上方,一隻調皮的根藝小猴子正在鞦韆上遠眺;屋前一個小小的水池,水池中假山流水,伴着周邊的盆景、花木的美妙搭配,猶如小小的世外桃源……

    “書屋、景觀都是我自己設計的,覺得美觀、舒適就行。”今年68歲的李發規説,“從小我在藝術方面就有愛好,琴棋書畫都有涉獵,算是一個老‘票友’。”

    正是自小就有的這種藝術情結,讓李發規在快退休時無意間走上了根藝之路。“記得有一年,我看到別人的根藝作品,覺得很奇妙、很美。”他説,“我就想自己其實也可以去嘗試、去尋找、去琢磨啊。”

    就這樣,為了尋找心儀的樹根,20多年來,柴堆、花場、山間路邊成為李發規最愛光顧的地方。李發規喜歡攝影,經常和攝影愛好者出去採風。然而,和其他攝影愛好者不同,每到一處,李發規最愛看的地方就是農村的柴堆、山間路邊的溝壑。經常是出去一天,照片沒拍幾張,樹根可能帶回來好幾塊。

    要想找到心儀的樹根,並非易事。李發規找樹根的原則是:枯、瘦、露、透、皺。在他的眼中,越是形狀怪異的樹根,越容易打造成好的作品。“比如説樹根上的韌皮、紋脈和顯露的肌理色調,都是難得的好底料。此外,根系要多、要發達,這樣創作時可以有多的選擇。還要質感強,樹根凹凸多,或者有爛掉的部分,乾乾滑滑的就不行。”他説,“按照這樣的標準下來,找到一塊心儀的樹根並不容易。”

    不僅找樹根難,要發現樹根的特點也不容易。為了找到創作靈感,李發規經常對着一塊樹根觀察幾天甚至更長時間。“正面看,側面看,站着看,蹲着看……常常晚上睡覺的時候突然來了靈感,就趕緊爬起來,去構思,去斟酌。”他説。

    也正因為如此,20多年來,李發規創作的作品不是很多,只有數十件,但件件都是精品。

    成就

    循自然因勢利導

    憑妙手點木成“金”

    根藝,在中國是一門既年輕又古老的藝術,一方面近年來才在全國各地蓬勃發展起來,另一方面則因為這門藝術在我國幾經興衰,有着十分悠久的歷史。在李發規多年來創作的數十件根藝作品中,最令他感到得意的是把十二生肖“找”齊了:憨態可掬的小狗、騰空而躍的飛馬、氣勢如虹的驤龍……一件件作品無不透露着自然與活力。

    “這些作品,準確地説,就是找到的,不是我雕刻出來的,它們就在那裏,我只是有意無意間發現了它們,簡單地把它們加工一下而已。”他説,“10多年前,一次偶然機會,我同攝影愛好者出去採風,在一個農家的柴堆裏發現了一塊樹根,回來後經過簡單雕琢,就成了一件大公雞根藝。那時,我就想有沒有可能把十二生肖找齊。沒想到,一直找了十幾年,走遍了江門和周邊城市,才把它們找齊了。”

    根藝的妙在於似於不似之間,只有善於觀察、善於發現才能從形裏找出神韻,找出奇、特、怪、妙之處,然後順勢而為簡單雕琢。和其他類藝術多是藝術家主觀創作而成不同,根藝是根據原材料的自然形態因勢造形、因才施藝製作而成,集中體現了自然美,而且由其自然性又導出了作品的唯一性,是別人難以仿製的,可以説每一件根藝作品在世上都是唯一的。

    “有人説根藝是‘七分天成,三分人工’,也有人説是‘九分天成,一分人工’。”看着自己的得意作品《驤龍》,李發規説,“總之,都説明根藝的重要特點就是自然,所以,要找到並不易。”

    李發規告訴記者,《驤龍》原本是別人丟棄的一個盆景。“當時看到這個盆景,我就被吸引住了。它有一條曲曲彎彎的主幹,接近主幹兩頭的地方有幾個分枝,分枝上有幾根小樹杈,很像龍。”他説,“拿回家後,我琢磨了幾天,想到怎麼整體構造,把它的頭部、尾部簡單雕刻,加上全身的龍鱗,就成了一條龍。”

    而這樣的經歷,在李發規的根藝之旅中,可謂常事。李發規説,對於根藝作品來説,最重要的是找到它的關鍵部分,這樣作品就成功了一半。“它會帶着你去想整個造型。”他説,“比如我發現一個樹杈可以雕刻成觀音頭像後,白天看,晚上想,有時晚上躺在牀上,想着這件作品怎麼做,經過不斷構思、斟酌,最終一尊手捧淨瓶的觀音雕塑就出來了。”

    感悟

    朽木猶可雕

    人生亦如藝

    “根藝,就是讓爛樹根重獲新生。通過自己的努力,把一塊爛樹根製成被人欣賞的作品,既可以廢物利用,又可以美化家居環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李發規説,“我從來不會去挖樹根,也不會用幹滑的木頭雕刻,否則,那就是根雕,而不是根藝了。”

    在李發規看來,做根藝最關鍵的一點就是順其自然,是樹根(作品)本身帶着根藝人去創作,而不是根藝人根據自己的意願去改變樹根(作品)。“比如説樹根像匹馬,你硬要把它雕成狗,就不行,或者要花費很大功夫,最後可能四不像。”他説。

    李發規退休前是一名教師,多年的教師和根藝經歷,令他對人生、對育人有了更深的感悟。“做根藝和教學生一樣,最關鍵的是因材施教、因勢利導。”他説,“雖然整體來看,可能是個爛樹根,但它某方面會有優勢,根藝人就是把樹根爛的部分去掉,把美好的一面呈現出來。學生也一樣,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個性,有小孩可能整體來看,調皮搗蛋,學習不好,紀律不好,但他們往往也有自己的特點和優點,比如他們愛好文藝等,關鍵是怎麼發現他的特點和優點,怎麼利用他的特點,激活他的優點,讓他看到自己的成功點,讓他成為有用之才。”

    策劃/葉桃

    統籌/王平強 王建華

    文/圖 江門日報記者 嚴建廣

(責任編輯:李萬兵 )

蓬江區文化館:讓文化藝術觸 ...

    一直以來,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讓市民熱鬧之餘,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閒放鬆。